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明星志愿2】作者:Tracer+ (windinhishair)
【明星志愿2】作者:Tracer+ (windinhishair)
               明星志愿2


2004/ 03/ 06发表于:情色海岸线
字数:9117字
章节:一章

  *******************************  都是很久以前放假的时候乱敲的……
  *******************************
                (一)

  『明星志愿,请你跟着我,明星志愿,不只是个梦……』超市里,一个女孩正一边哼着这不知道名字的歌,一边挑着零食。

  这女孩大约20来岁,不过如果单从面孔看的话,大概会认为她才是十七八岁的高中生,她拥有一张非常美丽而年轻的脸庞,五官像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没有一丝瑕疵,搭配上黑色长发,使她看上去有如天使般清纯。

  不过相对于面貌,她的身材却是『魔鬼级』的。一身白色的羊毛连身裙紧贴在身上,丰满得都有些过分的胸部,修长的美腿,不论怎么看都觉得更像是西方女性的身体,而这两样给人完全不同印象的面容和身体,却真的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女孩正哼着自己的曲子,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小姐?』回头一看,是个身形干瘦的中年男人,一见女孩回头,他马上递过一张名片,笑眯眯地自我介绍:「我是一家经纪人公司的,也就是平时人家所说的「星探」,不知道你有没有向演艺圈发展的打算?』

  女孩没有什么诧异的表情,回答道:「当然有想过啊,不过……』女孩一边说,一边看了下手中的名片,公司名字叫『绮丽之梦』,这个名字她听说过,似乎以前差点破产,后来换了东家后,新老板大举『改革』,推出一系列『巨乳美女』,居然很受欢迎。『这个公司阿……』女孩犹疑道。

  『没错,我觉得小姐非常有天分,如果能加入我们公司的话,一定会大红大紫的。』中年人继续热心的游说道。

  『可是,你们公司推出的好像都是……』女孩把名片塞回对方手中以表明自己的态度。

  『哎,你先别急着推辞啊……』

  女孩不等对方说完,打断道:「虽然我很想进入演艺圈,但让我去拍什么写真来出名,我是不会干的。以前也有跟你们一样的人跟我说过,不过你们不用想了!』

  星探忙说:「我们不是要你非拍写真不可啊!』

  女孩闻言很感意外,『咦?』

  『是这样的,我们最近正好得到一部电影的男女配角名额,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是这样吗?刚刚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们找个清静点的地方慢慢谈。』

  几分钟后,一家餐厅里。

  『先自我介绍,我姓吕,还没请教你的芳名?』

  『我叫方若绮。』

  『哦,方小姐,这张名片还是麻烦你再收下了。』

  方若绮接过这张名片放进包里,『吕老师,你说过有一部电影配角的机会,是真的吗?』

  『唔……是这样的。』

  『请问是一部什么样的影片呢?』

  『是一部古装片……这个角色的戏份还是挺多的……』

  『哦?是个什么角色呢?』

  『嗯……是一个双目失明的女神医。』

  『神医?我挺喜欢这种类型的,请问具体是怎么样呢?』

  『那个…我的同事正带着剧本跟合约书往这来,你等一下问他比较清楚。』
  『这么简单就可以签约吗?』

  『把繁琐的签约步骤简单化是我们新老板的重要改革之一,况且这只是与我们经纪公司的工作合同,至于拍片的事情要先成为我们公司的艺人才能谈。』
  话刚说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提着公文包往这边来了,『嗨,没让你们等多久吧?』这个人转头一看见方若绮的脸,眼睛就移不开了,『这位就是方若绮小姐吧?你好你好……』他紧紧握住女孩的手,热心的打招呼。

  而之前姓吕的那个则急忙从他带来的公文包中找出一份合约书,递到女孩面前:「方小姐,你看一下这份与我们公司的工作合约,没问题的话就签个名,改天我们会通知你去面试。』

  『哦……』女孩迫不及待的把手从男人手中抽开,接过合约书看了一下。
  『没有问题的话,就在这里签个字,还有这里。』

  女孩依言在合约上签着,旁边的男子撞了下同伴的肩膀:「吕哥果然厉害,能找到这种极品,这回那部戏不火爆才怪!』

  女孩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埋头继续签名。突然,她感觉有只手从桌子底下伸了过来,放在自己膝盖上。女孩连忙收了收脚,没想到那只手不但不拿开,反而越来越放肆,已经伸到她裙子里面。

  女孩的心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觉得自己脸上热得厉害。事实上,因为她长得迷人,平时在公共场合就经常被人吃豆腐,她几乎从国中的时候开始就不敢穿太清凉的衣服,免得给色狼可乘之机,尽管如此,平时搭公车还是会被人侵犯,但生性安静的她又不敢喊出来,所以常常吃亏。

  (不要,停下啊……)此时,女孩在心里祈祷着,只可惜那只手没有听到她的祈祷,在慢慢的抚摸着她的大腿一会儿后,又往更深的地方进发。

  女孩本能的紧紧夹起双腿,却把对方的手夹在自己大腿之间,女孩的脸更热了,她夹也不是,松也不是,就这样整个身子硬在那里。她抬起头,发觉之前的吕老师正在满意地看着合约书,而稍后才来的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而他的一只手,正放在桌子底下。

  女孩只觉得脸上像火烧似的,汗珠不停的流下来,她赶紧低下头,胯下的那只手又开始不老实,在那个位置,中指的指尖已经可以勉强够到她的内裤了,于是那只手指就贴着内裤开始轻轻的刮着。

  女孩身子一颤,她死死的咬住自己嘴唇抵抗着那种让自己头皮发麻的感觉,把两只手都伸到桌下『协助防守』。只可惜自己身体受到的那种刺激让她两手发软,禁不住突然一松。那只手大概也没想到对方会突然把手松开,一下没收住,竟隔着内裤狠狠地插在她肉洞口上。

  『啊!~』女孩忍不住呻吟出声来,然后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把桌子碰出很大声响,引得周围的食客把目光投到这桌来。女孩的美丽让她马上就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刚才的一下呻吟声和她现在满脸通红的样子,很容易让人猜想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更有些人也许一开始就注意到她的窘态,男人们看着她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方若绮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平时很胆小的她也不禁发火了,她端起桌上的一杯水,朝刚刚非礼她的家伙脸上泼去。那人显然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恼羞成怒的对旁边的客人吼道:「看什么看?!』然后看了看站在那里快要哭出来的方若绮,很快又把脸转到一边去,小声地自言自语:「哼!连那种电影也肯拍,还在这里装什么清高!……』

  『你说什么?什么那种电影?!』女孩警觉起来。

  『没……没什么……』旁边姓吕的连忙插口。

  『……你没跟她说?』后者一看吕的表情,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装作没听到。

  一边的方若绮急了,她坐回位子上,问道:「你刚刚说的话什么意思?不是说一部古装片吗?』

  『……是古装片没错啊。』男人支支吾吾。

  『不是演失明的神医吗?』

  『……是神医没错……哎呀算了!我实话跟你说吧。』那个男人认命似的从包里拿出一叠资料,递给方若绮,『你自己看,是古装片没错,你演的是失明的神医也没错,不过那个神医洗澡的时候被人悄悄把澡盆抬到大街上被百多人看光了自己都还不知道,最后被人轮奸!』

  女孩这才知道这部『古装片』原来还有几个字没说。一想到自己先是被骗,然后被人在餐厅里非礼,还当着那么多人面出丑,女孩顿时气的眼泪都出来了:『你们这群流氓,你们走!不然我报警!』姓吕的那个大感可惜,还想尝试有没有商量的余地,却被自己同伴一把拉走了。

  两人走后,方若绮坐在那越想越伤心,忍不住伏在桌子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刚刚他们的争吵已经被周围的人听得清清楚楚,有些女人嫉妒她的漂亮,故意大声说着:「有些人啊,就是这么不要脸,想当明星?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

  这些难听的话传进耳朵里,方若绮头都不想抬,仍旧在那边哭得伤心。突然有人轻轻拍了下自己肩膀,她勉强忍住哽咽,抬头想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别烦我!』

  对方并没像她想像的那样被激怒,反而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若绮,真的是你?!』

  『真没想到,原来你也在这座城市!』一个有着褐色辫子的女孩坐在若绮对面,微笑着说道。

  『刚刚让你看笑话了……』若绮不好意思地说,眼前的女孩是她高中同学,也是她的好朋友,叫莫淑筠。原来这家餐厅就是她家的,刚刚见到一个人在桌子前哭泣的若绮,就把她领进这间安静的单间,让她躲开那些闲言碎语。

  莫淑筠高中时与若绮同桌,是个很干练的女孩子。个子不高,不过整个人比例很好,虽然比不上若绮,但在学校时也算是美女,尤其她男孩子般的个性,很受男生欢迎。

  听若绮说了被骗的经过(若绮对于被对方侵犯的事情自然没有说出来),淑筠也替她鸣不平,不过她也安慰道:「不用着急,若绮。其实我从学校时就一直觉得你很有明星气质,今后一定会在演艺圈闯出一片天地来的。现在只是没有人给你机会而已,对了,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淑筠起身叫了一位中年人进来,说:「这是我爸,我们这家「民歌餐厅」在这座城市也算有点名气,我爸也认识些演艺圈的朋友,相信会对你有帮助的。』
  『莫叔好……』若绮打招呼道。

  莫爸爸很有精神的样子,他拍拍若绮的肩膀,说:「以前就听淑筠说她有个美女同学,果然没骗我,哈哈……』

  若绮不好意思地笑笑,莫叔又道:「对了,听说你想往演艺圈发展,吃这口饭可没那么容易啊……有空你可以来我们餐厅坐坐,如果有新的消息,我会立即通知你的。』

  『谢谢莫叔。』

  『不用谢我,关键还是要靠你自己。照莫叔看,你先天的条件可以说非常出色,但有些东西是要靠后天的努力的,想进入这个圈子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我知道一家艺能培训中心,你平时去那里选几门自己喜欢的课程,提升一下自己。』
  『嗯……』

  从莫叔父女那边离开,已经快傍晚了。若绮步行回到自己住处,之所以不坐公车,是对今天在餐厅被非礼的事情心有余悸。

  回家洗了个澡,若绮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自己带回来的快餐。
  她来这座城市快半年了,当初父母始终不肯同意她当艺人,若绮一气之下,只身南下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之后由朋友的介绍租下了这套一室一厅的房子,父母见女儿心意已决,态度也就不像之前那么强硬了。只是除了每月寄给她生活费以外,他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帮到自己孩子的。

  若绮上网查询了下艺能培训中心的收费标准,初级课程也要八千元,同时报几个课程的话,自己的钱似乎不够。『看样子要去找找打工的事情了…』若绮平时也有去打工过,不过都是服务生之类的事,莫叔今天告诉了她一些舞群伴舞,幕后合音等打工机会,觉得这些会对她的将来有帮助。『明天去看看好了……』若绮看着手中的几个地址,自言自语道。

  关了灯,躺在床上,若绮却怎么也睡不着。

  白天发生的事情又浮现在脑海中,那个可恶的骗子经纪,竟想让自己去拍三级片,更可恨的是他的那个同伴,在餐厅里对自己做那么过分的事情。回想自己生活中那么多次被人吃豆腐的经历,若绮真是感到有些无奈。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相貌和身材很容易引人犯罪,可这又不是她的错。现在不管天气多热,她都不穿太清凉的衣服了,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以后……

  那还是在上国中的时候,她才十五岁。那个时候,若绮就因为清纯的长相成为了全校男生追逐的焦点,甚至一个年轻的体育老师都常常『顺路』送她回家而引起她父母的不满。

  不过和现在不同的是,那时候的若绮身材当然没有现在这样火辣,相反的,比起同年龄的其他女生,若绮显得发育得比较慢。尽管如此,十五岁的女孩子的身体,还是多少会表现出凹凸的线条。跟所有其他爱美的女孩子一样,若绮也热衷于打扮,也会有满衣橱的各式衣服。

  有一个暑假的晚上跟表姐出去看电影,若绮穿了一件小背心跟牛仔筒裙。她们去的那家电影院冷气坏了,那个时候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月份,那么多人坐在一间没冷气放映厅里,很快就汗流浃背了。

  表姐穿的是一套白色丝绸连衣裙,一沾到水分,就紧贴在身上。不一会儿,除了胸前的一小块地方,表姐上身的衣服几乎全部贴在身上,隐约透出里面的肉色。白色的胸罩更是轮廓尽显。电影院中原本阴暗的光线此时却显得那么刺眼,彷彿把这个身体摆在了舞台的聚光灯下,身边的男性的目光藉着阴影的掩护,肆意的在表姐身上欣赏。

  高中生的表姐,性格本来就十分内向。她只懂得不停的把衣服拉起,避免直接贴在皮肤上,可是那边刚一松手,这边又贴回了身上。越心急,身体越热,出的汗也越多,连下身的裙子也贴在大腿上了。若绮也发现了表姐的尴尬,她自己穿的小背心是棉料的,所以倒不会太担心。『表姐,我们走吧?』

  表姐应了一声,转念一想,又忙摆手:「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出去走在灯光下?』

  突然,表姐的神情变得很怪异,若绮关心的问:「怎么了?表姐?』

  『没……没什么!』表姐很端正的坐着,看着银幕支支吾吾,显然她的心思并没在电影剧情上。

  若绮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当她转头看向银幕的瞬间,眼角看到一丝亮光。她低头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块手表反射的光线,而那只带着手表的手,正摸在表姐的臀部……若绮吃了一惊,慌忙移开视线,过了一会儿,她偷偷瞄了一眼表姐,表姐并不知道若绮已经发现了真相,仍装作专心看电影的样子,只是满脸通红,死死的咬着嘴唇,泪花在眼眶中打转。

  若绮的目光往下移去,刚刚那只手已经不见了,表姐白色的裙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原来那只手已经伸到裙子里面去了,表姐不安的轻轻动了动身体,彷彿想摆脱那只魔爪的攻击。可是裙子底下的活动已经渐渐移动到大腿间了,表姐轻声的哀求:「不要……』

  若绮也很慌张,她想做点什么帮助表姐摆脱困境,可是脑子里乱乱的却什么也想不出来。『啊……』表姐的声音把她从纷乱的思绪中唤回,此时她才发现,表姐的身上竟然又多了三只手。其中两只手居然不怕被别人看见,公然在表姐的胸部又揉又捏,而另一个则在设法从表姐衣服纽扣间伸进去。

  此时的表姐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任由那四只手在自己身上移动,紧闭的双目中流下了屈辱的泪水。若绮此刻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了,她不能眼看着表姐今晚这样被人欺负。(先把表姐拉出去再说!)若绮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十五岁的她,决心从色魔手中救出大自己四岁的表姐。

  就在若绮打定主意,准备起身的时候,一个她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一只手从身后伸出来,轻轻的放在若绮的肩膀上。若绮穿的是细肩带的背心,所以那只手直接按在了她肩膀的肌肤上。若绮吓了一跳,刚才的什么救人计划,雄心壮志,一下子不知道飞哪儿去了。若绮心里像有只小鹿似的突直跳,她睁大眼睛看着前方,但全身的注意力其实全部集中在放在自己肩膀的那只手上。

  那只手静静的放在若绮肩膀上,大拇指若有若无的移动着,微微的摩擦着少女细嫩的肌肤。几分钟后,耳边似乎传来表姐的声音,但若绮已经无暇顾及那边了,因为摆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正缓缓的移动着,顺着上臂轻轻的往下移动。若绮背心的吊带随着这阵摩擦离开了肩膀,被抚落在手臂上。

  若绮平日看杂志上说发育得比较慢的女孩子,不适合过早带胸罩影响胸部发育,所以都没有带胸罩的习惯。这下子肩带搭在上臂处,肩膀和半个胸部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若绮都快哭出来了,她努力控制自己转过头去看身后的念头,因为害怕身后的那人。

  那只手摸在若绮裸露的手臂上,再次停止了动作。过一会儿,那只手又重新顺着手臂往肩膀上移动过来,并且帮若绮把背心的吊带放回肩头。若绮轻轻的舒了口气,刚刚紧绷的身体也随着松弛了下来,谁知就在她刚刚放松警惕的时候,那只手又突然把背心肩带抚落,随着肩膀再次暴露在众人视线下,若绮的心又重新提到了嗓子眼上。

  背后的手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耍弄着若绮的肩带,十多分钟,少女经受这样的折磨,防线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想起刚刚还想救出表姐,现在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情,才了解表姐的恐惧,若绮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张。

  耳边传来布料撕裂的声音,若绮侧脸一看,才发现表姐的连衣裙已经被人从背后用锐器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就像是背后的一条拉链被拉开一样,表姐低声地啜泣着,她的胸罩已经被人从后面割断,从胸部滑落在腰间。从身侧,后面,甚至前面,已经不知道有几双手摸在表姐的身体上。

  若绮还来不及吃惊,突然自己又再次遭袭。那双手再次把若绮的背心肩带扒了下来,这次不是一侧,而是两只肩膀的吊带都被扒了下来,并且这次一直拉到了腰间。若绮的上半身就这样完完全全暴露在空气中,不再有一丝遮挡。

  若绮整个人呆住了,她的脑袋彷彿停止了运转,四周彷彿没有了一点声音,她感到自己呼吸停止了,甚至心跳也停止了,脑海中一片空白。十几秒后,彷彿思维至此才恢复工作,她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若绮硬在椅子上,呆呆的看着前方。她感觉到自己上身已经一丝不挂,她想用双手掩住自己胸部,可是自己的手臂却一动也动不了;她觉得自己在大叫,可实际上,她只是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周围一圈的人都把目光齐刷刷的转到了她裸露的身上,火热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着,她彷彿感到了那一道道目光的热度。

  若绮已经完全懵了,她就像一座雕像似的,僵在那里,不会叫喊,也不会把衣服拉起来,此时她的大脑完全无法正常工作,她甚至都无法感到羞耻的念头。
  身后的那双手已经握住了她小小的乳房肆意的揉搓着,耳珠被那人轻轻的含在嘴里,若绮任由那人轻薄着,远处似乎传来一个隐约的声音在呼唤她反抗,可她的身体已经无法听自己指挥了。

  她的听觉此刻已经失去了作用,呆望着前方,彷彿又有几只手进入自己的视野,然后附着在自己的身体上。从未被别人碰过的乳房在那人很有技巧的玩弄下微微发涨,若绮觉得自己乳头渐渐的硬了起来。

  若绮知道自己脸颊一定很烫,她的身体从刚刚的僵硬现在却变得软绵绵的,牛仔裙被人从膝盖往上扒了起来。后来可能发觉布料太硬,那双手改变策略,开始把牛仔裙右侧的一竖排铁纽扣一粒一粒的扯掉,没一会儿工夫,筒裙已经变成了旗袍般的开衩到了腰间。

  彷彿是看着别人的身体似的,若绮就这样看着那双手把筒裙折在自己腰间,然后把自己内裤褪到了脚踝。在两个陌生人的合作下,十五岁少女青涩的身体已经完全暴露在这拥挤的电影院的角落里。那双手毫不迟疑的摸在若绮那长着稀疏阴毛的胯间,慢慢的揉弄着若绮漂亮的阴唇。

  『嗯……』若绮从没被人碰过的禁地此刻分外敏感,一种电击般的感觉从脚底一直传到头皮,若绮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在安静的电影院里,这个声音显得格外明显。她们坐的这个角落里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全裸的美少女跟旁边情况好不了多少的高中生,黑暗中顿时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救救我……)若绮在心里呼喊着,可是人们或者把头转向一边,或者贪婪的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虽然心里渴望救助,可若绮的身体此刻早已缴械了。不知道几双手在她的身体上摩挲着,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快被这些手抚弄遍了,尤其胯间跟乳房传来的刺激让她身体变得火热。

  若绮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的身体早已瘫在椅子上,身后的那人见她就快要滑到地上了,捉住她的双臂,又把她拉回椅子上。因为他们坐在最后两排,那人也不怕被人看见,干脆跨过椅背,直接坐在若绮的座位上。

  旁边的男人似乎跟他说了什么,不过若绮已经无法把耳朵里倒的声音转变成有意义的语句了。她软绵绵的身体被那人直接抱起来,然后横放在座位上,这样若绮的身体横跨了三四个座位,她的头部还在自己原来的座位上,腰部却放在了刚刚坐在自己右边脱掉自己裙子的男人身上,而腿部则摆在了更远的地方……
  彷彿面对的是一个大餐,几个男人都毫不犹豫的玩弄着属于自己面前的那部分肉体。若绮的全身布满了男人的手,自己小穴被人用舌头舔弄着,若绮已经无法自制的呻吟起来。『啊!…』突然,若绮朦胧中觉得自己眼前多了一样东西,原来那个男人已经把自己的肉棒掏了出来,正好在若绮的脸前。

  那人一边玩弄着若绮的头发,一边握住自己硬邦邦的肉棒,在若绮的脸上来回的摩擦着。若绮感受着自己脸上滚烫的事物,身体传来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再次张嘴呻吟出来,那人趁机竟然把自己肉棒一下子塞进若绮的口中,『呜……』若绮被那个男人抓住头发,把自己头来回晃着,让自己嘴巴跟那只肉棒作着活塞运动。

  『哦……』那人一边摇着若绮的头,一边发出愉悦的声音。若绮被这支东西塞得喘不过气来,她想说自己好难受,但没有机会开口,因为她口中始终插着那只肉棒。

  其他人也学他的样,也掏出自己的家伙在若绮身体上摩擦着。有人试图把自己肉棒插进若绮的小穴,但被身边的人说了几句什么,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就这样,几个人在这具肉体上恣情的发泄着欲望,不久,伴着男人们满意的声音,若绮的身上跟嘴里涂满了乳白色的液体……

  若绮只觉得自己从没这么爽过,最后竟忍不住尿了出来,然后就什么事也不记得了。等她醒过来时,已经在附近的一个公园里,身边表姐正在轻声哭泣着。
  电影什么时候散的,自己怎么到这来的完全没有印象了。

  后来表姐告诉她,原来当时若绮在几个男人的攻势下最后竟至失禁,昏死了过去。电影散场后,表姐把昏倒的若绮带出了影院,跑到这个公园里。

  若绮感觉到自己喉咙里的异味,身上也到处黏糊糊的,是那些男人留给她的『纪念』。回想起自己在电影院那么多人的眼睛下被几个人脱光,想起在那些人的玩弄下放荡的样子,若绮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她不知道今后怎么去面对别人。
  如果那个影院中还有熟人的话那就更不用活了。

  表姐本来还在安慰她,后来自己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若绮想着表姐的遭遇,心想她其实也很可怜,自己一边哭,一边又安慰表姐。

  虽然在电影院里被那些人玩弄,若绮身上的衣物却大致还算完整,除了内裤被人拿走了以外,也就筒裙的纽扣被扯掉,吊带背心也没有被破坏,只要走路的时候动作不太大,没人会发觉她没穿内裤的。

  而表姐就不同了,她的连衣裙已被人从后面割破,整个后背完全裸露出来。
  胸罩也被破坏的没办法穿了,加上衣服像掉进水里过一样完全湿透,即使能用手牵住后面的口子,也没有办法遮挡透明衣服下没有穿胸罩的乳房。若绮只好让表姐先留在这里,自己回家去取衣服过来,又把表姐接了回去……

  那件事发生以后,若绮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大概当时电影院太暗了,没有人看清楚她们的长相吧……表姐在完成高中学业后,随家人移民到了澳洲。一切彷彿没有发生过。但这件事情带给若绮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从此她再也没进过电影院,也很少再穿吊带装之类的衣服了。

  虽然她很想彻底忘记那次经历,但讽刺的是,自从那个夏天后,若绮的身材开始迅速发育,在高中的时候,她已经从以前小女孩般的身材变成模特儿般的身段了。而且之后她的胸部尤其发育迅速,高三时她的胸围竟是90cm……这样的波霸身材让她在生活中没少被吃豆腐。

  不知道是不是受那次事件的影响,每次被人侵犯的时候若绮总是头脑一片空白,不敢声张,这让那些色狼更加大胆,若绮至今仍是处子之身,实在是个难得的奇迹。

                               【完】
[ 本帖最后由 chengbo898 于  编辑 ]
附件
 明星志愿2.zip (10.87 KB) 
, 下载次数: 18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hengbo898 金币 +5 下次发文注意!每篇文章请单独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