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妈妈的种族要绝种了】(03)【作者:神杀之光】
【妈妈的种族要绝种了】(03)【作者:神杀之光】
字数:3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3、需要衣服

  新的讯息从妈妈口中的「妈妈」说出,但我还处於茫然之中,我不能理解她为什么绑架「爷爷」,我只能不断脑补他们夫妻间的神奇关系,至於下句讯息,仍在脑补中的我,注意时已为时已晚,至少我知道了三个家人。

  「阴茎上的符文跟霍比特族有关,莉雅酱很快就会知道了。」这位阿嬷脸上流露着迷之笑容,虽然看起来很像花季少女,但她的恶趣味可不少,以后要小心提防她。话说我怎么都没看到过她说的符文,拇指和阴茎都看起来很正常啊。
  「妈妈阴茎是哪里啊?是小知腹下的棒子?」

  「莉雅酱小女孩不能说这些色色的,快带小知到处逛逛,语言的事再慢慢来。」这阿嬷真奇怪,语言为重中之重,我就因为听不懂可吃了不少亏,现在她还想放烂不教我?还有妈妈很色?不会吧,她看起来对我很没性趣啊。

  「我才不色!妈妈说了一堆也不告诉我,我想知道的!现在小知回来也不帮我,我想让小知学会说话,想要她陪我聊天。」妈妈看起来有点激动,是吵架吗?我乖一点好了。

  「小知的记忆真的没办法,这是你爸爸说的……,等等!算了,时间到他自然会了。」见鬼了,没看过这么不负责的,专门钓人胃口。

  「哼」妈妈抓着我迅速下楼,走出了门离开了树屋,快步的踩上青石路,被紧紧抓着的手臂微微发麻,看来她相当生气。此时两人都没注意到脚下那两块青石不是从后面跟上来的。

  「啊!啊!……啊!」

  「啊!啊!……啊!」虽然语言不通,这时两人出奇的一致。

  好高,靠腰冷!10楼的距离,S= Vot  1/ 2at^ 2,我在约2。
5秒落地,我终於解完我人生最后的数学了,我可以含笑而终,只可惜没能回地球看一看……还有好多想做的梦想……还有好多想说的话……,地面越来越近。
  脑海闪过种种念头,一丝丝的惋惜、不甘甚至对无能为力的愤怒,全回荡在脑海,一念即是永恆,时间被无限拉长,某种明悟决然於心,这世界还没回应我!叫我生又叫我死!岂能让你如意!怒吼响片整城,心念随之溢出,各种无形的存在被凝聚在一起,力量也随之绽放,魔力和灵念激荡出丝带般的艳光,目光所及都是扭曲绚丽的世界,无声的轰鸣响片城堡所有人的脑中………

  其中城堡最显赫塔楼内,一个矮小的人影,神情开心,嘴巴咕哝着。

  「果然没让我失望,但为什么会有灵能?这不是好兆头,尤其是在深渊,看来要多做几手准备。」

      ―――――――――――――――――――――――

  世界恢复正常,唯独土壤被染上特殊的色彩,稍稍移动,周围的土壤就会迅速的变成不同的颜色,确切来说,是从不同角度观察同一块土,会有不同颜色,带状分布的色块似乎是被先前的丝带染上。

  体内涌动的力量随时能再次唤醒,我不安的看着地上的土壤,那不断变换的颜色令我噁心目眩,这种力量并不让我觉得安全,它像是潘朵拉的魔盒,在不清楚它的本质前,我想我不会再次用它。

  一起掉下的妈妈晕了过去,躺在花草中,本是美好的景色,但全被土壤的异样破坏了,至少我们活了下来………

  天空闪烁的符文,彷彿让我回到都市的夜晚,如果还在地球,像窗外望去也会是这样群光遍佈,好想回去喔,我还没跟青梅竹马分享那个变态。

  回房间吧,我不喜欢待在外面,尤其没穿衣服,推了推妈妈诱惑的身体,握不由自主的看向她饱满的双峰,艰难的嚥下口水,想到她可能还再生气,我就打消了不好的念头。

  「呜呜………小知真厉害,单纯聚集魔力就能从中凑出气系魔法,完全比不上啊呵呵。」她的面容看起来有些自暴自弃,似乎并不在意青石害我们摔下。
  「小知,我们去洗澡回房间。」彷如无骨的纤纤玉手牵了上来,好想就让她一直牵着我。

      ―――――――――――――――――――――――

  回来了我先前以为的洗菜场,这里太夸张了,满满的浮雕,所见的墙面、洗手台甚至浴缸,除了内缘侧盛水的部分,其余全部佈满,好夸张的手笔,妈妈好像见怪不怪,一眼都不看的把我拉到一人半大的浴缸,她坐在浴缸侧边用刷子准备刷我,我还是像上次抢过,迅速洗刷,毕竟我没有残废到手脚动不了。

  这里好像没有沐浴乳欸,算了随便,有牙膏就行,反正我的身体没出过什么油,我也比较爱吃清淡的食物,洗完出了浴池坐在旁边,因为这里比较温暖。
  这浮雕给我的感觉不普通,是个故事的样子,不过开头好像是在门口附近,等下出去前在看看先看第二张。

      ―――――――――――――――――――――――

  战火瀰漫山谷,鲜血流成小河,枷锁用於活人,活人为此麻木。

  「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杀了身边的战友,就用你们的镣铐。」敌方军官面容平淡的说到。

  这里没有尊严,我需要活着。

  曾经帮忙挡下箭矢战友倒下,死於自己的镣铐。

  还不够,这样无法被他们相信。萨伊步步走向疯狂,又连续杀了附近的三人,其中是一个挚友。

  够了,因该可以了。萨伊的眼神黯淡,努力的牵扯嘴角,装成杀人为乐的暴徒。

  「我只喜欢杀人,从不在呼什么阵营的,给我队长和毒药,我能带剩下的奴隶偷袭兵营。」看到这幕的军官权衡利弊,决定交给他当队长,即使以往都是手下担任。

      ―――――――――――――――――――――――

  「听说了吗?萨伊是个叛徒,对敌人投怀送抱,对自己人毫不留情。」谣言四处传递。

  「我丈夫就是被那畜牲亲手杀的。」

  曾经道别的女孩,肚子已经微微隆起,听着这些流言蜚语,掩上门窗,湿漉的眼眶再也承载不住泪水。

  「小傢伙怎么办呢?为什么会怀上你,他居然通敌卖国,我想我们没有容身之处了。」

      ―――――――――――――――――――――――

  「人皮师,我们来场交易,我拿我的灵魂当做代价。」

  「不够。」

  「那在加上我的队员。」

  「都是高尚的灵魂,这比买卖我很满意,你能在提出一个小条件。」

  「给我们五年铺垫,之后你随时能拿走。」

  「当然可以,时间不算什么,欢迎再次合作。」

      ―――――――――――――――――――――――

  妈妈擦好身体,拉我出门,剩下下次在看把,我研究好久才把一些情境看懂,不过开头我还是很在意。

  我拉住妈妈让她等我研究一下。

      ―――――――――――――――――――――――

  「萨伊,平安回来。」面貌并不出众的少女向军队的一角喊话,在众多声音中,另端的人影没有回应。

  我们都是奴隶,因为别人的几句话上了战场,我们该守护的不是那些愚蠢的尊严,名为家人的身影是如此陌生,我没有家,我只渴望权利好把那些愚蠢的傢伙全部除去,我必须活着,我愿意为这梦付出我的所有。

      ―――――――――――――――――――――――

  挖,这人不的了,还好我不是他队友。

  奇怪,有些部分因该很雕出来啊,我怎么会知道他们的对话和感想?算了这不科学(很魔法)。

  拉拉她的手表示我看完了,她就拉着我房间走。奇怪不是没到晚上吗?虽然我不知道这里白天晚上的差别,但我觉得案情并不单纯。

  话说中餐吃什么,黑暗火锅还是眼珠子又或着那个鱼肉派?

  等等,鱼肉派!天阿……这是仰望星空,我居然吃了那么多,算了,管他的,能吃就行,还好我没看到死不明目的鱼头。

  仰望星空、眼睛、死不明目,好浓厚的讽刺感,今天我一定要讨件衣服穿,我已经感觉到这世界浓厚的恶意了。

      ―――――――――――――――――――――――

  快圣诞节了,祝大家事事顺心,谢谢你们的鼓励。

  每则回覆都让我激动,果然边缘人就是需要关怀。(这鹹鹹的味道是?)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