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勇者、精灵、公主】(05)【作者:黑色的火】
【勇者、精灵、公主】(05)【作者:黑色的火】
字数:58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眉骨天成

  吉娜和碧黛儿两人光着身子就躺在祭坛上,她们面前各自站着的是自己的爷爷和一个要救工作的三流勇士,村长在脱光衣服之后那干瘦的小身板,连哈鲁法看了都嫌弃,就这体格还想真刀真枪地上阵,到时候可别累死在孙女的肚皮上才好。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吧。」

  村长一马当先,扶着那有些蜕皮的鸡巴开始往吉娜的肉穴上蹭,老头心急想在年轻人面前显露一手,还没等吉娜的肉穴完全湿润,火急火燎地就把那根棍子捅进去,疼得吉娜撕心裂肺地喊叫出来,「爷爷,疼,疼,慢点慢点。」

  村长喘着气,没有搭理吉娜,仍是埋头苦干,一边躺着的碧黛儿看着吉娜那痛苦的样子,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对哈鲁法说道:「你等会儿要是敢弄疼我,我就让你死的很难看,明白吗?」

  哈鲁法口头上应承着,现在救人要紧,才不去跟碧黛儿争辩。

  虽说看着村长毫不费力地就把自己的鸡巴捅进了小肉穴里,但哈鲁法这个纯情小处男至今连肉穴长什么样都没仔细见过呢,他用手试探了碧黛儿的私处,惹来一阵诱人的娇喘。

  「这么小的地方,是怎么进去的,非把人插死不可。」

  哈鲁法望着自己那二十厘米长,围度六厘米的巨炮陷入了深思,刚才他脱下裤子的那一刹那,包括村长在内,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他的那支巨炮震慑住了,世间竟然还有如此雄伟的武器。

  哈鲁法没有发现当时的碧黛儿望着他的那杆长枪喉头滚动咽了好几口口水,这就是比那些兽人族的鸡巴也差不远了,从来没有听说过人类里面有这么大的家伙的。

  身为精灵族的公主,首要的目的就是繁衍后代,尤其是精灵族向来是有阳具崇拜的信仰,认为阳具越大的男人实力越强,每一代的精灵王都是族里阳具最硕大者。

  「小子,有着这样的资本不懂得玩女人实在太可惜了,今天的事情结束以后来我屋里,我把自己珍藏的几本秘术传给你。」

  村长一个男人见着哈鲁法的巨物也不由得产生一种想要跪拜的冲动。

  「那我来了。」

  碧黛儿见哈鲁法一步步向自己走近,那根巨物好像散发着强烈的气息和热量,不断地冲击地自己的小穴,还没有进去光是看了几眼,碧黛儿的小穴里就湿透了。
  「太丢人了,要是让他知道我以后还怎么抬起头,但是身体真的好痒,下面好痒。呀!」

  没等碧黛儿想明白到底面子重要还是满足欲望更优先时,那根让人欢喜让人忧的鸡巴已经直插进来,疼得碧黛儿当场想要晕过去,她躺在那儿没看仔细,这还只是刚进了一个龟头而已。

  「怎么插不进去了。怎么回事。」

  哈鲁法看着老二慢慢又开始变得疲软,心里着急,这才进去了一个龟头,后面死活插不进去,真是进退两难。

  第一次的性交对于男性的压力是巨大的,不管女方是否有经验,只需要躺在那里便可以好好享受,而男性更多要顾虑到自己的面子问题,不想第一次在女性面前丢脸,正因此往往造成了男性在第一次行房时有可能不举,而哈鲁法现在正是经历着人生最刺激又最尴尬的一件事,不举。

  他那进去了一个龟头的鸡巴到底是软下来,看着它在自己手中由巨龙变成毛毛虫,哈鲁法心里着急,那边的村长经过前期的滋润现在以后已经渐入佳境,吉娜每一声的叫唤都像一剂春药似的刺激着自己,但哈鲁法就是硬不起来。

  碧黛儿躺在那儿半天也没见哈鲁法有下一步动作,她正奇怪,起来一看,见到眼前的哈鲁法正死命搓揉着自己的鸡巴,那又着急又气恼的样子让人觉得好笑。
  「好吧,活该欠你的,就算是报了你的救命之恩,以后咱们互不相欠。」
  碧黛儿脑子里的这些想法哈鲁法当然不知道,他只是眼睁睁地看着碧黛儿下了祭坛一步步向自己婀娜地走来,最后站定在哈鲁法面前,两人四目相对,碧黛儿的眼睛里起了一层水雾,似嗔似恼,哈鲁法看呆了,他大脑空白地看着碧黛儿最后蹲下身子抓起自己的鸡巴开始挑逗。

  美人柔指在鸡巴上轻轻滑动,那鲜红的指甲撩拨着马眼,有时调皮地还往里戳几下,刺激的哈鲁法浑身颤抖,鸡巴也开始渐渐起了反应。

  「她怎么、怎么变了,不是很讨厌我吗?」

  哈鲁法一声不敢吭地光是站在那看着碧黛儿,如果她的脾气再好些,不要太过轻浮,其实也还是蛮可爱的。

  碧黛儿可不知道哈鲁法已经在脑子幻想着他后面救出公主之后再娶了自己,坐拥齐人之福这样的美事。

  见着那鸡巴慢慢开始有了起色,碧黛儿微微抬头幽怨地白了哈鲁法一眼,「这是什么意思,我惹她了?」

  没等哈鲁法想明白,他那根棍子已经被碧黛儿含进了嘴里。

  自己的鸡巴竟然被面前的这个凶女人含进嘴里,这是哈鲁法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碧黛儿的舌功太厉害了,她的舌头好像长着眼睛,非常了解哈鲁法鸡巴上的弱点,只是简单地裹两下,差点刺激的哈鲁法走火。

  正戏还没开始,碧黛儿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他,开始减缓速度,简单地坐着肉棒清洁,但光是这样小程度的刺激就足够让哈鲁法惊呼不断。

  「小子艳福不浅呢,有这样的美人给你吹箫,以后就是死了也满足了。」
  那边的村长和他的孙女吉娜一剂由祭坛上干到了地上,刚刚又换了一个姿势,吉娜撅着屁股扶着石台,看着村长那干瘦的身边不断撞击吉娜的屁股,哈鲁法真担心他会在这里一命呜呼。

  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多关心别人了,要救老马尔斯的性命要紧,碧黛儿挑逗的差不多了,见那根棍子又一次生龙活虎,她主动抓着肉棒把哈鲁法往石台上拖,一个公主手里抓着粗粗的肉棒,好像拉货物似的拉扯着哈鲁法前进,那模样真是滑稽。

  「快、快点吧,你要是要瞎摸别的地方,我就要你的命!听到没有。」
  哈鲁法看着眼前的这幅画面,鼻子里突然变得火热起来,摸了一下没想到是流鼻血了,也难怪他会如此上火,眼前这个一米八高挑身材的精灵族公主,正撅着圆润的桃形臀背对着哈鲁法。

  那笔直有力的大腿,中间就是流着溪水的肉穴,偶尔几根淡蓝色的阴毛钻出,再往上瞧顺着光滑的屁股爬至峰腰处,那陡然收窄的细腰让人恨不得抓着它奋力驰骋一番,身子的一阵扭动那飘逸健康的黑瀑布已经顺流直下,抓起一把就可以彻底地控制这匹野马,管她是什么公主不公主的,到了家伙底下就是一只就知道舔鸡巴的贱母狗。

  哈鲁法调整心态,抹干了鼻血,扶着发硬的鸡巴顶着小穴门口,左右胡塞地就是进不去,看得碧黛儿直骂他笨蛋,忍不住腾出一只手来抓着他的肉棒,引导着它往小穴里塞。

  精灵族那高傲的公主竟然主动抓着男人的肉棒,一副迫不及待要开荤的样子,说出去也没人信,哈鲁法心里有些得意。

  湿滑的小穴早已经饥渴难耐,只需要一点点星火的帮助就可以瞬间点燃碧黛儿体内熊熊的欲火。

  随着噗地一声,带着水花和空气被挤压的声响,哈鲁法的肉棍子总算是插了进去,他此刻真想高声吼叫一番,那蚀骨销魂的滋味只有个中人才会明白,一层一层的肉壁包裹着你,里面的肉棱子像触须般不断地刺激肉棒上的每个兴奋点。
  「好小子,精灵族女子的小穴可是不太好进的,还真让你进去了。」

  村长其实刚才没有跟哈鲁法细说,精灵族因为种族的差异,和普通的人类女性的生理构造并不相同,一般人是十分难将自己的肉棒插进去她们的小穴的,这也保证了精灵一族血脉的纯正性,算是种族进化的选择。

  刚才要不是有碧黛儿帮他一把,哈鲁法现在还得望穴叹息。

  村长本打算让哈鲁法知难而退自己到时亲自上阵的完美计划泡汤了,心里好不生气,干着吉娜的鸡巴更加用力几分,「爷爷,爽、爽死吉娜了,还要、还要大鸡巴,要大鸡巴操我,操死我!」

  吉娜现在被自己的亲爷爷已经操到神志不清,嘴角挂着贪婪的口水,看上去就像一个被圈养了多年的性奴,已经无法摆脱成为肉便器的宿命。

  「爷爷是不是干的很爽,到你再大些就让三爷爷、四爷爷他们也来玩玩,顺便跟那几个老家伙互相换换孙女玩玩,老六家的女娃爷爷可是惦记很久了。」
  村长虽然是一村之长,但也没有办法命令别人把自己家的女人送过来给他玩弄,所以苦思冥想才想出了这么个换着玩的妙计,第一次他就把儿媳拿出去交换,跟老二家的儿媳互相换着玩。

  一开始还只是他们两家之间的交易,后来事情被传出去,慢慢地有越来越多的人来找村长交换女人,从大到小,有十几岁的小姑娘,三十多的人妻,四十的美熟女,可以说全村的女人没有村长没染指过的。

  另一边的哈鲁法初通人事,自然是干的十分卖力,恨不得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那根棍子上面,好让自己在碧黛儿面前挣足了面子,肉棍子大起大落,每一下都跟见了仇人似的凶猛的很,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哈鲁法的精关将将要守不住了,随时都有爆发的危险,这个早泄男的称号要是戴上去,那可是伴随着一辈子的。
  「不行了,我、我要射了!」

  哈鲁法大吼一声,精关溃败,体内汹涌的力量一股一股地冲击着下部,当此重要关头一根纤细白嫩的手指铁骑突出般绕过他的胯下,准确地照准了哈鲁法的菊部地区,温柔又带点凶狠地插进了他的嫩菊之中,那来势汹汹的射精欲望一下退了潮,全部打道回府。

  哈鲁法的头上冒出一层冷汗,身子忽冷忽热的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他看着碧黛儿心里充满震惊,刚才的那根救命的手指自不必说就是出自她之手,碧黛儿救下了哈鲁法阻止了他的爆发,却没有要即可收手的意思,捅着哈鲁法菊花的手指又调皮地往里钻了钻,勾动着里面的括约肌,刺激得哈鲁法倒吸一口凉气。

  在一阵不适之后竟然还有爽快的感觉,哈鲁法不好意思让碧黛儿继续逗弄自己的菊花下去,但他也没有出声制止。

  他不知道的是刚才碧黛儿那紧要关头救命的一指其实是精灵族的不传之秘,专供男人阳气不足,早泄不继时使用的,只要这么轻轻地一指头,就能立刻打消他射精的念头,还能有助他重振雄风。

  只是这种秘法相当霸道,非精灵族人在自己身上使用,有消耗本身真元的风险,所以哈鲁法在不知不觉中其实已经拿自己的性命来玩这场性爱游戏。

  休息一会后哈鲁法发觉自己的体力恢复了不少,肉棒子好像比之前的更加坚挺,自以为自己天赋异禀,心里窃喜不已,非要好好大干一场,碧黛儿眼波流动,流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好像在跟哈鲁法诉说心中无限情事。

  哈鲁法何时见过碧黛儿这幅乖巧女人的模样,被她一下吸引住了,心想她到底是个女人,在男人的胯下还是柔弱的。

  心里激发起的保护欲和占有欲都促使着哈鲁法要好好玩弄这个女人,没有什么比男人的鸡巴更加能安慰女人受伤的心灵,如果不能,那只能说明你的鸡巴不适合她的尺寸。

  村长虽然仍在大干着吉娜,但哈鲁法他们那边的情形一直保持着时刻关注,「这女娃儿不得了,连媚术都施展出来了,这小子搞不好要死在她肚皮上不可,多狠的心呢。」

  这一回可是村长误会了碧黛儿,她并不是存心施展媚术打算要了哈鲁法的命,而是她天生媚骨,尤其是性交时更是难以控制天生的那股妖媚之气。

  虽然经过族中长老们联手封印,但只要与人做爱,那她体内的妖媚之力就会蠢蠢欲动,封印虽强但还是差了一点,刚才一不小心泄露出来的一丝媚气就被村长误会成了碧黛儿有意施展媚术要谋害哈鲁法。

  「好哥哥,哥哥,干我、干死我,要哥哥的鸡巴、大鸡巴不停地干!用力!」
  碧黛儿自己年纪尚轻,力量不足以控制住体内的妖媚之力,所以才被族中长老封印,免得她闹出事来,害人害己,此刻的她已经被那一丝泄露出来的媚气影响了心神,否则断然不可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哈鲁法心潮澎湃,被碧黛儿刺激着大鸡巴在小穴里横冲直撞,丝毫不再估计是否用力过猛,他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干死这个骚货,两人都渐渐地被媚气影响到了心智,情欲占据了整个大脑,除了做爱再不想做别的事。

  说来也奇怪,受到媚气影响的哈鲁法战斗力大增,抱起碧黛儿上下颠簸着抽插竟然丝毫没有感到疲惫,反而精神奕奕,但万事总是乐极生悲,他那肉棍子在小穴硬的发胀,最后甚至感觉到疼痛,好像皮肤血管要绽开,赶紧停下动作把碧黛儿放下。

  但此时更加诡异的事发生了,哈鲁法无论如何使劲也无法抽出自己的肉棒,好像小穴里有一只强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棍子,无论如何也抽不出来,哈鲁法被疼痛刺激的恢复了神智,肉棒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他背后发凉,实在不敢继续做下去。

  而碧黛儿的小穴好像有着魔力一样,虽然哈鲁法已经停止了动作,但她的小穴仿佛是活的生物,不断地自己蠕动,就算没有哈鲁法的配合,光靠她自己一个人竟然也能到达做爱的快感。

  看着躺在祭坛上不断舔舐自己手指,眼神迷离的碧黛儿,哈鲁法竟然有些认不清她了,这还是之前那个高傲的精灵公主吗?现在不过是一个需要肉棒大过一切的母猪。

  「蠢货!还不乘机干她,这个时机千载难逢。」

  村长那边似乎已经完事,吉娜累瘫在地上,肉穴大张着,两片阴唇像芭蕉叶似的一开一合,地下流淌的精液肯定是出自村长的体内。

  哈鲁法还未明白村长话里的意思,碧黛儿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阵金光,照耀着哈鲁法他们眼睛都快睁不开,「果然没错,原来这小妮子竟然是媚骨天成!真是千载难逢的大机遇,今天让我撞上了。」

  村长说道,「小子就让我来帮你一把。」

  哈鲁法眼见着村长在自己的身上连点了几下,自己体内刚平息下去的欲火瞬间有躁动的趋势,也不知村长从哪里拿出的银针,飞快地在哈鲁法身上施起针来,这一下哈鲁法体内的欲火彻底被激发了,比之刚才还要猛烈,他的眼睛变得空洞无神,意识被欲望支配着,只是想着做爱这一个目的。

  到底村长有着什么样的企图,哈鲁法和碧黛儿两人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敬请期待下一集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