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泡良髪型师】(01-04)作者:edchk
【泡良髪型师】(01-04)作者:edchk
字数:9378


             泡良髪型师1–序

  所谓泡良,指的是将良家妇女做为猎艳对象。

  泡良的人不喜欢进行性交易,因觉得那样又花钱又脏;他们又多数有自己的家,不想被女人纠缠,引诱良家少妇出轨成了最好的选择。

  己婚女人要顾及自己家庭,她们要顾及的比他们还要多;加上首次出轨的良家的女人之前性生活并不随便,不怕怎么性病,可以放心不用套,所以他们的对越单纯越矜持的女人越有兴趣,而这篇故事便是我泡一个单纯的少妇,把她个调教成淫浪人妻的经过。

  先介绍一下我的情况吧。

  我生活在温哥华,有自己的髪型屋,虽然是小生意,但吃喝不愁,现在快到四十,己有老婆孩子,但因自己是老闆,时间算是比较容易调动,加上工作每天都接触不少妇女,成为我泡良的一个优胜条件。

  我还有一帮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们都是大色狼。

  我和我的这些朋友比,算是条件不好的,因为他们一个个不是家中有钱就是艰苦奋斗发了迹。

  我们出去玩不管是多高消费的场子我自己也没花过钱,大家聚在一起经常谈论泡良心得,其实主要是我泡良,有时遇到吃不完的便介绍给他们。

  高贵矜持的良家很难明刀明枪到酒店开房,即使不是第一次上床她们都怕去酒店时碰到熟人,为了方便其中一个朋友便在市中心一个高档小区买了一个房子,大家各自把替换出来的家具搬到那里,再置办了点生活用品,开支大家均摊,钥匙一人一把,泡了良家出来就去这狼窝。

  狼窝有三个房间。

  最小的一个房间放了一部全自动麻将机,因为我的朋友不像我长时间泡在良家身边,约良家妇女打麻将是最容易制造长时间的相处机会。

  主睡房是有一张可睡四个人大床的舒适套房,另外一间除了双人床之外还有一张安摩床和八抓椅。

  这两个房间是炮房,墙壁天花装满针孔摄影机,我们可不是搅甚么胁迫等下三流勾当,只是为了记录征服良家的过程作为记念。

  我工作时每天和不少美女接触,加上美髪过程动不动便要几个小时,大家自然而然会谈天说地,大家认识久了,话题亦从闲话家常逐渐深入,我亦自然成了不少留守的怨妇的男闺蜜,连她们一些不能向人说的私房秘密也一清二楚。
  当中大部分少妇是十分单纯找个听众,因为大家明白若是只在理髪时见到谈天,亦不至出甚么问题,但我偶然亦遇到一些骚浪的少妇摆明是想找个安全的炮友,大家心里明白便成事了。

  我虽然不乏那些性伴,但最令我感到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六歳的少妇。

  之前说过泡良男人的口味是不喜欢对性随便的女人,因为她们送上门给操虽然方便,但少了那份神秘感和泡她上床过程的种种挑战,亦少了那份逐渐得到手时刺激,更缺乏最终得手完全征服对手的那份满足感。

  我记得那少妇第一次踏进我的髪廊那天,温哥华如常的刚刚下了一埸雨,她的秀发完全湿透了(哈哈,这是职业病,看人先看头髪),水珠沿着她长及肩的黑髪流下来,外套自然亦是湿了一大片,我迎上去打个招呼,便帮她脱掉那外套,给她一块毛巾。

  「Thanks。谢谢。」

  在外国人的地方,开口先是用英语,见是华人再加一句中文,让对方可随意选用英文或中文应对,这証明她是一个有教养的女人。

  「欢迎,可有相熟的髪型师?」

  我替她挂好外套,随口便问,其实我店子小,一看便认得她是第一次来光顾。
  「啊,我刚刚来温哥华不久,没有相熟的,给我介绍一个?」

  她柔声的说。

  「我是这里的老闆,今天下午刚好没有appointment,就由我亲自给你理髪吧!」

  我说着招呼她坐下。

  「Oh,itmustbemyluckyday。你是老闆一定是全店最好的了。」

  她向我嫣然一笑,然后便坐了下来,把抹头的毛巾还给我。

  我伸手接过毛巾,无意碰到她的芊芊玉手,感觉她缩了一缩,心想这少妇可真是矜持内秀,对她更留心了。

  她坐下来还很装重的整理了一下衣襟,像是怕不小心露多了。

  那天她穿了件紫色的裙子,胸口基本不算开得很低,但是在我的角度仍然可清晰看到她丰满的半球,给那紫蓝色的胸罩托得挺挺的,我想她怎么也有三十四C以上。

  我习惯的用手拉起她及肩的长发去检查她的髪质,只觉在漆黑的头髪下露出来的肌肤特别雪白,十分好看。

  我从镜子中偷看她的全身,只觉身材匀称,而且腿又长,要是把她压的身下操,给她用腿纒着腰将下体迎上来可爽死了,想了一下小弟弟便硬了,幸好椅子隔着她不会看见,我把小弟弟抵着椅背,当是她的背嵴意淫一下。

  就是这一刻,我决定不论花多少时间精神,都要把这高贵的少妇弄到床上,作为我这泡良男人的的最大成就。

             泡良髪型师2–伏缐

  上篇谈到第一次和那少妇在我的髪廊第一次相遇情况,现在再和大家分享一下泡她的过程。

  为了行文方便,我们就叫她琳琳吧。

  大家要明白琳琳不是出来玩开的良家人妻,出轨前会先经过一轮心理挣扎,绝对不能急进,一吓怕了跑掉便没戏唱,所以引导她出轨花了我差不多一年!其间我当然有弄过其他良家上床,但琳琳是我认定的作战目标,免不了要花多点心思。

  本篇是记录我泡琳琳这年来的历程,虽然当间未有上床,但看着我把自己逐步注入她的生活中,成为她的蓝颜知己,诱导她由一个保守人妻到好奇其他人在玩的成人游戏,再由好奇变成向往,最后被我终于从纠结中释放出来,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即使今天我从回忆中写出来,那感受还是令人回味。

  那天见到琳琳,第一件事便是要制造多见面机会,大家都明白见得多自然会熟落,熟落了机会亦多了。

  那天我拿着她一把头发仔细的检查,告诉她加拿大水质差,头发要特别护理,便说动了她除了美髪外还定期每周来一次焗油。

  一切如计划进行,琳琳和我见多了便开始熟落,大家谈话不再那么拘谨,我亦技巧的打听了她的家庭状况。

  她是典型的太空人家庭,移了民刚安顿下来,丈夫便回香港工作,留下她一人。

  我一开始便告诉她我有妻子孩子,琳琳觉得大家都有家庭,自然不会想到我对她有野心,加上我从不找借口约她出去,她更放心和我这个男性朋友交往,以为在这陌生的城市交了一个可诉说心事的蓝颜知已。

  就是这样,大家的友谊她逐渐增加,琳琳对我的戒心亦消失了。

  琳琳自己一人当然难免无聊,在这里又没朋友,日子久了便难免空虚寂寞,到髪廊做护理便成了生活的小节目,有时滔滔不绝谈开了,即使做完焗油也会留下来和我多聊一会。

  我又教她加了我的微信羣,表面是方便约时间理髪,其实是为她打开其他人泡她的渠道。

  我把她的名字告诉我那班狐朋狗党,他们便加了她,发了几条验証消息,居然她回过来了,想是闷得发慌,为了打发时间便好奇玩一下。

  他们开始都是随便闲话家常,接着聊到那方面的事情,说些露骨的挑逗说话,但通常一到这里琳琳便会觉得反感而挂缐了。

  琳琳和我既然变成知已朋友,大家谈的话题便开放了。

  琳琳来理髪时告诉我在微信给人性骚扰,说为什么男人一听到她丈夫不在就认为她想偷吃。

  我便借机告诉她我有很多客人都是太空人,不少也有背夫偷汉,看她有甚么反应。

  琳琳便说女人嫁了丈夫又怎可以随便乱来,我便说今天男女平等,女人也有需要的。

  琳琳三八起来,好奇的再问个详细,我便故意将「听回来」

  的大胆的描述给她听,直到见她面红耳赤,溷身不自在,才见好就收。
 最后我还说若是无聊躱在微信和那些野男人开点黄色的玩笑找开心也没甚么
  不妥当,只要不见面便不会出问题,琳琳不置可否,但我从朋友知道琳琳在那天之后开始和他们在微信谈一些色色的话题了。

  我豉励琳琳这样做表面是为她解决寂寞的问题,其实骨子里却令她更渴求,就像是一个本己是饥饿的人,给他嗅到肉香又吃不到囗,后果可想而知。

  经过了这次,琳琳和我之间的话题一下子变得更开放了。

  她来时我会说笑问她在微信漂流瓶找到甚么男人,有没有给师哥上了,「玩」
  得开心不开心,她只是笑笑的打我骂我下流,还说我老婆才去发漂流瓶找师哥。

  我见她没反感,反而拿这个开玩笑,就觉得很快便有戏了,一切只是时间问题吧了。

  于是我故意摆出一副大家都是结了婚的成年人,我对她又没有意思,完全不用避讳,开始谈多了男女的事。

  我其实很好奇琳琳丈夫不在时有没有性需,自己怎么解决,便故意和她提到我和老婆的闺房生活。

  「我想问一个问题,想听听你身为女性的意见。」

  一天我在为琳琳理髪时低声在她耳边说。

  「没有问题,大家是好朋友,我知道一定帮你。」

  琳琳爽快的说。

  「是这样的,我和老婆每星期都会做两三次,每次她都能爽到最少两次,但我昨晚睡在床上,老婆以为我睡了竟在我旁边自慰,到底是不是我仍然满足不了她?」

  「这也不一定,可能是她生理期特别想要你又睡了,别担心啦。」

  琳琳想不到我是问这个,十分不好意思。

  「女人生理期都会这样的吗?你也会?」

  我故意装儍。

  「噫。」

  琳琳细节细声的说。

  「但你丈夫经常不在想时岂不是很辛苦?」

  我再柔声问。

  「想便自己。噫。好羞。不说了。」

  琳琳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一张粉脸红到了耳根。

  「这也没甚么不对,食色性也,也没甚么可羞耻的。」

  我体谅的说,同时因担心她受不了压力,故意把话题转开,在镜中见到琳琳低头感激的微微一笑。

  从这个引子我算是切入了主题了。

  琳琳己说的很白她是渴求的,在忍不住时还自己解决,只要能找机会挑起她的欲火再解除她的心防,就肯定可攻下她诱人的身体了。

  我们这样聊开了,性己不再是禁忌话题,我便开始着手打听她不为人知的一切。

  想不到琳琳真是纯真得可以,每次我告诉她一些自己的性经历作诱饵,她便会告诉我一些私密作回报。

  不用多久,我对她的性经验己一清二楚;我知道她丈夫是她第二个男友,却是她唯一的男人。

  他丈夫看来也没有甚么情趣,不会弄甚么前戏,吻一下很粗鲁便来,经常弄痛了她也不知。

  琳琳现在和丈夫聚少离多,夜阑人静想了便夹着枕头,就像以前少女时代那样取悦自己。

  我为了挑动她的欲念,告诉她可以在试试和在微信认识的男人玩玩网爱解闷,虽然没有说是一面玩一面自慰,但玩到兴致来时那也是很自然的发展。

  琳琳听到了说不敢,又打了我一下说我好坏,但从我的朋友听到她开始和他们玩了。

             泡良髪型师3–挑逗

  对琳琳花了那么多时间,主要是把自己注入她的生活中,成为一个她信任的朋友,成了好友我对她说的一切便有分量,开始能够潜移默化地改变她的价值观,甚至影响或摆布她的行为。

  和琳琳认识了接近一年,我们已经发展到可以毫无顾忌谈任何色色话题,一些社交上的身体接触如搂一下亲一下等亦逐渐习以为常,亦试过替她理髪时她说颈肩不适,我试探的用手给她按摩,她也欣然接受。

  这一切是因为我在琳琳心中只是一个无害的蓝颜知己,有时我甚至觉得她根本不把我当男人去提防。

  相反我的狼友在网上和琳琳交往良久,一直只能和她在网上对话,不但从未能约她见面,连听她声音的机会也没有。

  由此可知琳琳虽给我说动了去和其他男人在网路交往,但仍深深给中国传统礼教道德标准锁着,在现实生活中紧紧把关,不会越雷池一步。

  「哼,男人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都只想着佔便宜,我才不出。」

  我试图鼓励琳琳出去见见网友解闷,但她总是气冲冲的说不。

  「其实你交男性朋友就应该有准备被吃豆腐的心理准备啊,何况现代社会男欢女爱可没甚么大不了。」

  我说。

  「我有丈夫,一玩家便散了。」

  琳琳说。

  「他又不会知道,我很多结了婚的客人都是太空人,初时像守生寡生活得很不开心,后来看通了都会出去找乐子,我见到她们变得容光焕发,也替她们高兴。」
  我找到机会,继续在琳琳思想中埋下出轨的种子。

  「我才不敢。」

  以前我和琳琳谈到人妻出轨的话题她都表示难以致信,但这次我感觉她对这概念并不再存反感,甚至像是在摸索自己能不能这样做,因她说不敢,而不再是不想,看来我对她的思想教育有点成效了。

  「也许你终有一次碰到这样做的机会,才发觉这就是你内心所期望的呢。」
  我再加一脚,然后澹然转个话题。

  「我怕。总知我不成的。」

  琳琳说,但明显的觉得底缐又一次在动摇了。

  理智归理智,生理和心理的需要随着琳琳留加日子越长便越强。

  琳琳又未有孩子,日常生活完全没有寄托,加上在这认识的人不多,生活圈狭窄,自然特别觉得孤单了。

  琳琳本不缺钱,但实在无聊顶透,便决定找工作。

  新移民找工作多是高不成低不就,琳琳找不到好的工作,反而被另一个女人说动了她做美容用品传销。

  本来买美容用品只会接触到女性,但她公司还有男性护肤品和按摩液,结果便出问题了。

  我记得琳琳刚开始时兴高采烈的跑来告诉我,还用她的芊芊玉手替我的手涂护肤液,当然我也识相的主动做了她第一个客人。

  我还故意定购了按摩液,然后叫她示范给我看。

  「但我不懂按摩。」

  琳琳瞪着她的大眼睛说。

  「你买东西连用也不懂用怎成?要做一个成功的销售一定要了解自己的产品,要能够教客人用买家才有信心。」

  我一本正经的说。

  「我颈肩痛给你一按便松了,你教我吧!」

  琳琳天真的望着我说。

  「我虽然学过按摩,但那不方便的。」

  我以退为进的答。

  「你学过?那更要教我啦。有甚么不方便,我们是闺蜜又是好朋友嘛。」
  琳琳听到我是专业的按摩,完全上钩了。

  「那么。」

  我徦装犹豫不决,其实一想到将要替她按摩,我的小弟弟早就硬了。

  「别那么婆妈了。我是女的不怕,你还怕甚么?不阻你工作,下班时间见?」
  琳琳肯定的说。

  就是这样,我和琳琳下班后去吃晚餐,然后便把她带到狼窝去。

  「不是回髪廊吗?这是甚么地方?」

  琳琳见我带她到一个陌生的房子,便有点奇怪。

  「这是我租给客人搅活动的地方,有些女生结婚时叫姊妹开派对,我们到这里替她们美髪化;也会给她们按摩。」

  我若无其事的说,带了进屋。

  我把琳琳带到按摩房,她环视四周,自然便看到那八抓椅?「那是甚么?」
  琳琳又一次瞪起她的大眼睛问,那样子可爱死了。

  「那也是按摩用的。」

  我随口答,竟然忘记把这淫具收起,真失败,「好奇怪的样子,真的想试一下。」

  听到琳琳这样说,我差点喷饭。

  「好了,请脱掉衣服,趴在安摩床上。」

  我说。

  「怎么要脱衣服?」

  琳琳紧张起来了。

  「穿着衣服怎按摩?怎涂按摩液?穿内衣?和泳衣有甚么分别?」

  我理直气壮的命令她,到这时候就是考验双方意志力的时候。

  「但是。我今天穿的内衣很露。」

  琳琳低着头说,但见到她的双手己开始脱衣服了。

  琳琳羞涩的爬上了按摩床趴了下来,把脸埋在床头的小洞中。

  大家都知道这样躺着她是完全看不见我,所以她亦不知道我嘴角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见到琳琳的背上下起伏,呼吸声清晰可闻,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十分紧张,为了稳住她的心情,我先为她盖上一片毛巾,她觉得暴露的身体有了遮掩,登时便放松了不少。

  我告诉琳琳要替她调整一下睡姿,她便放松身体任我摆布。

  我先把她双腿微微分开,然后把毛巾拉高到了她的腰部,直到可清楚看见她那条粉红色的蕾丝花边三角内裤为止。

  然后我再把她的屁股抬起一点,半透明的内裤中央部分便清晰可见。

  我偷偷蹲下定睛细看琳琳那迷人的三角地带,见到内?前端鼓蓬蓬黑了一片,有几丝阴毛还穿透了布料跑了出来,阴唇的轮廓印在沟缝中一片小布上浮凸出来,好不诱人。

  我看得脑袋充血,大口大囗在吞口水,阴茎同时已经不安分地胀硬起来。
  幸好琳琳看不到我,不然甚么装出来的型象也毁了。

  「好了,放松心情享受一下吧。」

  我强忍冲动,收拾心情,把按摩液涂在手掌搓暖了,便开始为琳琳按摩。
  我先从琳琳的肩膀入手,因为以前在髪廊也给她按过,她很放心的任我压按,到她完全放松了,我的手掌便向她身体其他部位进攻。

  我先用手把按摩液在琳琳全身仔细抹匀,其间我自然的把毛巾拉掉,她也没有抗议,人就是这样,尺度是会不知不觉下降的。

  到琳琳全身抹得光亮了,我便开始给她推油按摩,在做上身时我故意不时伸手到她乳房两边扫一下,这若有若无的挑逗行为,令她不知如何是好。

  毕竟这是琳琳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这样在乳房附近磨蹭抚摸,令她感觉又羞又怕,全身绷得紧紧,动也不敢动,怕不小心会把乳头碰上我的手指!「喂,不用怕,放松点,这样怎么按?」

  我对琳琳说。

  「头一次给男按摩师按摩,有点紧张,对不起。」

  琳琳说完,硬着头皮放松自己,任我在背后摸遍全身。

  「我是很专业的,不会乱来,你放心吧。」

  我柔声的说,双手往小腿按了一会,便从大腿内侧推上去。

  「噢。」

  琳琳腿间敏感处给我一按,忍不住叫了出来。

  「忍耐一下,这部位有很多淋巴,要用力按多一会。」

  我理直气壮的说,双手捧住她的美腿,向上推时不时不经意地碰到她的三角地带,「噢。啊。」

  琳琳的性感带不停被我偷袭,这时己不知是快感还是痛苦的呻吟了,我蹲低再偷看她的腿间,中间一片小布早己湿得透明,阴部的轮廓玲珑浮凸,清晰可见。
  琳琳身体被我触到的部位越来越多,但每次我都会先解释我为什么要按那部位才动手,让她知道我尊重她,相信我根本无意佔她便宜,到了后来,她己给我弄到溷身发烫,一股令她咬碎银牙的欲望令她迷迷濛濛,任由我摆布了。

  「我替你解开它吧,不然按摩液会弄髒你的内衣,你这样趴着不会走光的??」
  我见一切十分顺利,便进行下一步,用手解开琳琳的胸罩。

  琳琳的胸罩一解开,我便把手从后面伸向她的乳房侧面抹按摩液,每抹一下都伸前多一点,很容易便伸到前面去了。

  我的大手在琳琳的乳头上温柔的滑过,马上觉得她身体一震。

  「别想想偏了,这没有一点色情的成分,目的只是想使按摩液精华透过按摩被肌肤完全的吸收,很快便好了。」

  琳琳本想抗议,但听到我的说明便犹豫起来,再见我专心的用手掌为她按摩,动作规律又没有色色的借机玩弄她的乳头,只有默默忍住那又麻又痒的快感,不敢哼一声。

  我自然明白见好便收的道理,双手在她的乳房搓了一会,便移向她的柳腰,然后自然是向下一个目标进攻。

  「到下面了,我会替你拉开抹按摩液,只是拉低一点,看不到的。」

  我仍是用那一套,用肯定自信的声音,一切说在前面,然后便理所当然的坐言起行,用手将琳琳那本已十分暴露的内?拉了下去,露出了光熘熘的屁股,连私处也看得一清二楚,但琳琳趴着当然不知甚么也给我看光了。

  我为琳琳的屁股抹上按摩液,然后像揉麵团的为她按摩,当然我没有错过用手指有意无意的摸到她的股沟屁眼,甚至会「意外」

  地碰到她的阴户。

  我一面为琳琳按摩,一面留心她的反应,在发生「意外」

  时,她会全身绷紧,双手抓住床角,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琳琳,觉得怎么样?」

  我明知故问。

  「我。好难受。」

  琳琳用甜得发腻的声音柔声说。

  「我给你做阴部按摩好吗?会很舒服的。」

  我说。

  「好……」

  看来琳琳真的给我挑逗得性欲高涨,竟然想也不想便答应了。

  就是这样,我便为脱琳琳掉内?,把她翻过来仰躺在按摩床上,把手指沾满按摩液,分开她的双腿涂在她早己性奋得发烫的私处。

  我先是涂在外面,跟着手指便滑进了她温暖的阴道中,我的手翻了一圈,手指便把按摩液涂满她的阴道。

  「噢呀。」

  琳琳弓起下身,合起双脚夹着我的手,同时呻吟起来。

  我的手指被琳琳紧迫的小穴包裹着动弹不得,只能用指尖轻轻的在她里面不断在撩拨,这细微动作正好压在琳琳的G点上磨蹭,她马上如遭电撃,全身抽搐,双手按着我插在她小穴的手大叫起来。

  「哗呀!你干了甚么。噢!呀!快停。受不了。噢。噢。噢。」

  琳琳从未试过这样震撼的快感,登时大叫起来。

  我见到心里暗笑,心想这少妇真的没有经验,这小小刺激也受不了,便停了手让她休息一下。

  「舒服吗?没骗你吧。」

  我说。

  「OhMyGod!给你玩死了,你怎么搅的。我的腿仍在发抖。」

  琳琳全身赤裸躺着,口中喘不过气,心房仍噗噗地乱跳不已。

  「你多久没有了?」

  我随口问。

  「差不多一年了。」

  琳琳小鸟依人的倚在我怀中,幽幽的说,经过这一次,大家真的甚么也可以说了。

             泡良髪型师4–矛盾

  上篇说到琳琳只身在温哥华做太空人,一个人孤零零,虽有丈夫但却差不多一年没有性生活,在心理和生理都渴望得到慰藉,终于在我设计之下,给我挑起了性欲,还被我指奸了。

  「你时常这样做的?」

  琳琳在激情过后,依偎在我怀里说。

  「这叫阴部SPA,是按摩服务的一种,但我通常不会向客人提供这服务,除非遇到我喜欢的人,才这様帮她。」

  我说。

  「你喜欢我?」

  琳琳听到不敢望向我,只是低着头问。

  「我明白我不对,但感情是没法控制的,我心里只希望能令你快乐。」
  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加上良家不会为性而性,我明知琳琳被丈夫冷落,故意这样说,令她感受我对她的关爱。

  「你不怕你老婆?」

  琳琳听得她甜丝丝的,不敢望向我,只是低着头问。

  「其实我和老婆早完了。」

  我随口说了个谎。

  「为甚么?」

  琳琳认真起来,转个头望着我问。

  「这也怪不了她,我太专注事业,冷落了她,结果她和别人上床了,我们现在仍然一起只是为了孩子。」

  我说。

  一个有事业心又顾家的男人,为孩子忍辱接受红杏红出墙的妻子,那个女人不喜欢?「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

  单纯的琳琳觉得我好可怜,主动温柔的拥抱着我。

  我自然立即伸手把琳琳拥入怀中,将头放在他的肩上,慢慢的在她脖子上一遍一遍的轻吻,吻得她溷身软了,便将嘴印上她的嘴唇。

  「唔。」

  琳琳给吻得一塌煳涂,一时不不知如何是好。

  乘她嘴唇微张,立刻将舌头滑入她嘴中,绕着她舌头打转,一面吻她,一面将一只手放在她胸部,轻轻的揉搓她的乳房。

  「啊。」

  琳琳觉得我的动作和之前按摩时不一样,因这次我不但用手以画圆圈的方式抚摸她的美乳,手指还不时会夹着她因性奋发硬的乳头轻轻的挤一下,令她全身有如触电一般畅美。

  「不要。再这样我们会做错事。停。」

  琳琳反对着,「我不会太过份的,让我好好爱你一次吧。」

  我一面用说话缓和琳琳的的情绪,一面低头用口唅着她的乳头。

  「噢。你坏死了。」

  我先吸住琳琳的乳头,再用舌头在她乳头打圈舔弄,另一只手同时伸过去她另一边乳房重施故技。

  她本来伸手想推开我的头,但不用片刻便变成拉着我的头发把我按在胸前了。
  按摩床很窄小,所以我一见时机成熟便把琳琳抱到双人床上。

  她躺着害羞不敢张开眼睛,我便借机一面继续用口吻她胸脯,一面用手解开自己的衣服。

  我不断的抱她,摸她,吻她,舔她,只见她的呼吸变的越来越沉重,身体不安在扭动起来。

  我在这时决定採取进一步的行动,用手把琳琳的双脚分开,龟头抵住她那湿答答的爱穴便想插入去。

  「不。不可以的。」

  琳琳感到我滑了一点进去,马上警惕地推开我跳了起来,想是她对背夫出轨仍然很排斥。

  「对不起。你太吸引了我一时忍不住。」

  女人心难捉模,我不肯定她是否只是欲拒还迎,但为了令她觉得我尊重她的意愿,见此路不通,便马上停手,因为就算真的用强进入,亦不会没有下次了。
  「对不起!我真的怕。给我一些时间。」

  琳琳说。

  哈,给人佔便宜的反而向讨便宜的道歉,看来只要花多一点时间,琳琳的最后防线便会被攻破,暂时只好送她回家,迟些再看今晚的录像自己打炮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